20707248_10203613930464391_1430680695_o  

在成本考量的世界中要做到最好,幾乎是不可能的事,除非你是瘋子

 

二比一輪組的誕生是一個非常長的故事,你可以把它當成是一群人的夢想,但是這個夢想並非(過去式)而是永遠的現在進行式,對這群逐夢的人而言,他們永遠不會認為這組輪子(已經是做到最好)。他們期待聽到各種雜音,因為只有批評才會進步,所以不需要自吹自畾說這組輪子數據多漂亮,因為這組輪子的目的並不是賺錢(要賺錢不用賣得那麼便宜)而是和大家分享,也期待市場上所有人的騎乘與回饋,因為「沒有最好,只有更好」,只有謙卑的傾聽各方的意見,那麼追求完美這個願望才不會落空

 22561294_10203858138329435_2082016083_o

序曲(念頭是怎麼產生的)

2016年的車展后,讀書會的刁民一直在找尋一組縱然無法與無名相匹敵,但是功能上能夠相近的輪組,一直有人問:是不是可以復刻無名,但是無名的專利並不是讀書會的,最主要是做這組輪組太麻煩,縱然售價賣得很高,但是廠商並沒有生產意願。而目前市面上輪組尤其是大廠的輪組口碑佳的動輒接近十萬,三位一體的等級更是讓人無法高攀,想要買一組功能絕佳但是價位合理的輪組,就變成了一堆刁民們的期望,就是在這種氣氛中條件逐漸醞釀成形。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航翊輝哥來電表示,市場上花鼓的同質性太高,多數國內廠商用的花鼓幾乎都是公模,縱然品相不差,功能可以,但是消費者願意買單的情緒越來越低。李總一直表示鋼絲輪是紅海,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同質性太高的花鼓更是紅海的元凶,基于這樣的一個事實,航翊有考慮開發自己的花鼓。

 20746805_10203618940109629_872241973_o

輝哥詢問我對這件事有什麼看法,希望能夠與原本熟識的毛爹有合作空間,能夠請毛爹出手設計一組花鼓,于是有三個人就約在一起吃了個飯,而毛爹在盛難卻下接受了這個委託。但是在討論做什麼樣的花鼓時?有二票贊成做一比一搭偏心框,但是輝哥表示:航翊過去一比一做得太多了,連原本的經銷都抱怨,他希望這次能做一棵和過去不一樣的花鼓。在十一速已經變成一種常用規格,一比一花鼓左右張力相差太大,而大家都在做二比一的情況下,輝哥建議(這次就做二比一),在客隨主便的情況下,毛爹同意就以二比一為設計方向。

 

目標(不妥協的指導原則)

怎麼樣做好一棵花鼓?有很多考量,多數的考量都會牽涉到成本,而不會考慮到完美,對于花鼓了解的程度我和輝哥毛爹相比只能算是理論的巨人,因為我只知道什麼樣的花鼓會是好花鼓,對于什麼樣的輪組才算好我夠敏感,我騎的出差異,但是要怎麼把花鼓做出來,老慮到每個細節(有如毛爹很推許的KING一樣)只有做花鼓的人才會清楚,對于這樣一件事,我坐在毛爹和輝哥旁邊時(多數時間就只有聽的份),但是整個談話有如一場「知識的盛宴」一點都不枯燥,毛爹提出了包括軸心和培林很多他想要做的條件,當然就中也擔心做出來的花鼓重量,所以我們只建立了原則性的共識,但是FINAL要如何在那場午餐的聚會中並沒有做出決定,畢竟要做一件大事一定要懂得事緩則圓的道理,所以當時我們只決定了方向,把問題帶回家再想想。

 20747020_10203618943869723_1973005463_o

有人問我在當中扮演什麼角色?毛爹代表的是設計者,輝哥代表的是製造商,而我的定位是使用者。三者的立場不會一樣,所以怎麼樣達到大家都期待的結果是有待磨合的,但是很幸運的是毛爹一向都像個老師,只要談起花鼓就有講不完的話題,更NICE的是他是一個做大事的人,所以只要你讓他盡情發揮,那麼你就不用擔心最終的結果不會是你要的。而輝哥則是一個出色當行,他自己是專業出身,他很懂高手在想什麼,雖然每個人或者都有一些包袱,但是並不難溝通,所以毛爹原本有些擔心製造商的立場,但是我和輝哥溝通之後決定了一個方向就是(絕不妥協)也就是「要就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所以我在電話那頭和毛爹溝通這事時請他不要有任何的掛礙,我們就是要朝最好的方向努力,這個原則確定之後其實一切就變得簡單多了。

 

過程中的聖誕老人(東昕)

殺頭的生意有人搶,賠本的生意沒人做。對于廠商用成本考量來看問題,一般人實在無需抱怨,因為這當中的機率和風險,承擔的人並不是你(消費者),廠商要養活一罁子人,他的風險比你高顧慮自然也比你多。如果和花鼓廠交手的經驗是斤斤計較那還算是好的了,更別提那些繁複的過程,比如說廠商願不願意幫你修改,要不要你做一個最小量,此外更別提會不夠積極開發時間拉得很長了。幸運的是我們合作的對像是東昕蔡老闆,整個過程下來感覺好像是在開發它家的花鼓一樣,所有的過程中似乎都是(特急件)

 

從試車試編到修改,原本預訂的時程不但沒有拖到反而提前,讓輝哥變得有些計畫趕不上變化之感,三月車展之前我們就已經完成了一些必要的基本測試,我曾問毛爹(還有沒有什麼需要修改的地方),毛爹回我輪組數據他已經請人測過了,測試者對這棵花鼓非但驚訝而且垂涎三尺,我想這就是他的答案。剩下的就是開模和量產了。

 20731197_10203618939549615_1277736002_n

三月車展時,航翊李總同意幫讀書會的刁民生產二比一輪組。強哥事實上是給了我一個人情,對輝哥來講則無異拿到了尚方寶劍。于是後續的動作就可以加快了,幸運的是由于產品的樣豹受到了讀書會外的(它者)垂青,所以基本數量出來了,而大器的愷樂也做了和它者相同的數量,于是一棵原本是給「玩家」用的輪組,同樣也被創造出了市場空間。免得當有識者意識到需要時(已經不存在),如同無名或者MOPA,根本沒有得買。

四月的某個下午,我搭高鐵到烏日。輝哥早就在那等我。我們先走訪了愷樂,討論了這組輪組的一些生產細節,隨後我們到了東昕,蔡老闆堅持不收模具費,在我半恐嚇半說服的情況下,直到我和輝哥要走人時,他才在車邊同意收下這筆錢,而一棵花鼓和輪組的誕生到此才正式進入了生產過程。

 

文章是智慧財產「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UTUANEE 的頭像
LIUTUANEE

剩騎士與只瘋車

LIUTUAN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