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418.JPG

車架幾何並非什麼大數據,車架幾何只是方便車廠大量製造,結合功能設定所做出來的「偽科學」,設定是為了解決騎士無法適應車廠幾何所做的(調整工作),所有這些的作為就像達爾文的進化論一樣是(逐步的建構與發展)並非和上帝造人一樣一蹴而及。

 

自行車的發展其實是一個一鴨兩吃三吃甚至四吃的過程,消費者只是這項產品的使用者而非製造商,所有理論的陳述都是廠商(球員兼裁判),才會形成一些靠這些吃飯的店家(幫著廠商做宣傳)的對消費者「進行洗腦」,所以網路上打得火熱的論戰只是「代理人的戰爭」。

 

這就像統獨一樣(都只是一門賺錢的生意),代理人把這些議題炒得沸沸揚揚,那是它們從此獲利的條件,所有接受理論陳述的人只不過是這些代理人的肉票,這群被綁架的人越多,廠商拿到的贖金也越多。消費者永遠看不清楚這些人在玩什麼把戲,也永遠觸及不了問題的核心。正印証了一句名言(人騙得來,貨出得去,廠商店家發大財)

 

有人問我為什麼會有這些講法?事實上學任何一門學問,重點在「發現問題」與「解決問題」,如果發現了問題卻沒有解決問題,因為自己無法解決,所以找了一些似是而非的答案(比如說訓練不足)那只和政治一樣「只是種高明的騙術」,你可能一輩子都糾結在(那個非專家的啟發)給你的答案中,結果只是浪費了一代的菁英。

 

沒有解決問題就是一切的徵結所在。如果FITTER覺得問題解決只是時間的問題,從未了解到( 所用來解決問題的手法從未觸及問題,更談不上解決問題),那麼就算你擁有這項(專業)二十年、三十年,你也不會了解你比修水電的技師還不如。因為水電會馬上解決問題,而你(根本沒有或者不曾解決問題), FITTER應該了解一件事,問題有沒有解決或紓解「根本就是當下可以知道的事」(讀書會做的案例到現在只有一個是無解的----見剩騎士與只瘋車FB

 

日前讀書會的一場FITTING因為某位車友前晚才通知不能來,所以只剩三個人。但是這三個人(都很不好處理),而這正是我們最喜歡的,其中小邱(化名)曾在某位店家做過FITTING,三例當中也以它的最有趣。

 

小邱一上FITTING車,單就騎乘設定的外形來看是(沒有問題)的。甚至可以說騎姿很標準漂亮。座高、長度、高低差的數據都(到位),只是看了它身體的(架構)與(代償)之前,可以確定它(被訓練)的不錯。所以這些設定騎起來外觀和本質之間有衝突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出來。這大概是小邱自己才清楚的事。

 

我問他(你的問題是什麼的原因)。事實上我最喜歡這樣的案例。(因為它對自己的問題做過研究,也花了一年的時間在做復健),所以對(前)設定問題在哪?感受比別人更深。這也是XY軸乃至高低差都對,人卻覺得怎麼騎都不對的一個例子(多半人掌握不到這點)

 

小邱是我常談論的人騎車和車騎人,先天和後天,的最佳案例。它的條件可以做到車騎人,先天條件也足以讓他這麼做,可惜的是它的后天情況有很大問題,所以「它的代償背叛了他」。講現實一點原設定它可以騎-----(問題是騎多久)。

 

我是從自體平衡點的觀念修正到它自己認為(所有問題)都解決才讓他下車的。事實上這個聞望問切還滿複雜的,這也是為什麼袁教練會認為我是感性而非理性的原因,因為並非所有人都看得懂我是從哪些點來觀察修正結果,和為什麼調整,如何調整的,以致看的人疑惑叢生。這也是我會致電給他解釋我的做法的原因。(希望他聽得懂)

 

事實上我之所以寫這件事是因為這案例太經典了,大概只有我和小邱自己才會清楚在講什麼,可能幫忙的讀書會成員都未必了解「發生了什麼」------設定其實是一種人體觀察和解構,所以對于人體的(現狀與判讀)是多數的FITTER根本不會清楚的。如果把設定問題當成是(車)的問題,而忽略問題是來自「人」而非車,那你做了一大堆事倍功半的事是很合理的。

 

可憐的是多數消費者並不清楚設定問題是一個值得深入研究的問題,設定問題的重點在于(如何判讀問題)進而「解決問題」,如果把看到的問題(一概)推給訓練不夠,FITTER的視而不見適足以讓被FIT的人陷入不斷流轉的輪迴當中。

 

FITTING做得對不對,只要你不是很遲鈍當下都是可以有感覺的,建樣在正確的設定下所做的調整,會讓騎士在訓練過程中得到實質的助挹,這應該是來讀書做過FITTING的人都可以實質感受到的一件事

 

文章是智慧財產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UTUANEE 的頭像
LIUTUANEE

剩騎士與只瘋車

LIUTUAN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