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515  

這個世界有真科學也有偽科學,打著科學的字眼通常可以騙到一罁子不喜歡動大腦只喜歡便宜行事的人。事實上科學的用處在(解釋問題)與(解決問題),所以做不到的科學,你最好(心中存疑)

 

各位車友可以想一想,在三四十年前騎車有聽過(數據)這種講法嗎?絕對沒有。數據有意義嗎?當然有意義,但是數據的意義是什麼?對于把(經驗值)轉換成「數據呈現」這個概念的人而言,顯然是(技術和理論)兼備的高手。但是如果我們和小學生一樣只懂(背公式),也就是你只是(學會怎麼運用的人),那麼你相信他一旦脫離了公式也能「應付問題和解決問題」?

 

我自己學FITTING也做FITTING,但是我喜歡用自己的方式去詮釋或者試驗我所學過的技巧,對于那些恪尊原則使用理論的人,我覺得各人頭上一片天,他們對于所學的感受是什麼我並不清楚,但是怎麼利用手邊的工具達到解決問題的目的,我認為才是做設定的宗旨,所以一向以來我都用(人騎車)或者(車騎人)來解釋設定宗旨的不同所產生的不同結果

 DSC_0024

我在聽FITTING課時,看著授課的外國技師把貼片貼在幾個固定的點上,然後利用那幾個點的連續動作所構成的踩踏模擬影象找尋設定的最佳效率時,我也曾被這樣的調整過程給打動過,畢竟我自己懂FITTING,看著別人用不同的方式來做相同的事,而且這樣的做法看起來(很數據)(極科學),你有什麼理由說這樣的做法是錯的呢?但是這樣的設定真的絕對(完美)?我一直不斷的思索著我所學過的技巧。

 

按照我自己的解讀方式我喜歡用靜態設定和動能設定來談設定的模式,必須澄清的是人騎車並不完全等于靜態設定,車騎人也不完全等于動態設定,過去我喜歡說靜態設定是動態設定的基礎,那是用人騎車的觀念來看問題的,但是在某個案例的驗証之後,我覺得這個講法並不是沒有根據的。

 

我的一個朋友請了一位專業的FITTER幫他做了一次動態FITTING,這個FITTING本身是為它客製一部車做準備,這個FITTER根據那個數據種他用7X.5度畫了一張車架圖,可是我之前和他聊的過程中他一直問我幾何有關的問題,讓我很清楚一件事,他原本騎這個角度的車架陡坡時會出現前輪抬起的情況,因此我請他來找我,而我根據人騎車的方式幫他也做了一個FITTING,但是我做的數據和前面這位FITER差了兩度。

 DSC_0518

事實上我這位朋友對騎車很在行,那些輔助科技(功率計)之類他都有,本身練車也很勤。他原本就想先客製一部465,于是我用我的數據(也)幫他畫了一張車架圖,三四個月過去之後他拿到了這支車架,于是他以試錯的心情騎了這支車架,第一趟騎完他立刻E我,他說想把手上原先那車賣了。四個月過去了,如今他覺得我幫他做的FITTING(更適合)他。這奇怪嗎?一點都不奇怪。

 

我一直強調一件事「你是人不是機器」,動態設定和靜態設定的最大不同是「一者是找尋(最佳)騎乘方式」「一者是找尋(最佳)騎乘位置」,但是你是人時你就不可能(一直)保持在某一個狀態不會改變,你會累,或者說你會有情緒,那些都可能會影響數據,以過去讀書會所做的設定來看,只要有受過傷的,我們一般都不會建議有效率的輸出方式,因為縱使你可以騎你可以騎多久?這也就是受傷騎車,到最後是不是會變成騎車受傷呢?我們只是騎車當運動需要冒這個風險?應該不必

 DSC_0157

我一直在思索動態設定和靜態設定之間的差別,但是我並非車店,沒有必要花錢買車店一樣的設備,所以這些年下來我只是在驗証動態設定和靜態設定之間的使用範圍和使用對像,事實上量身訂做的基礎是靜態設定而非動態設定,有朋友告訴我沒有辦法(檢測車手的輸出方式),這句話說得很對,但是那就動態設定一定存在的問題,這也是為什麼動態設定的結果並不適合拿來畫車架圖的原因。

 

這個世界不可能達到絕對完美,所有的設定只是在選擇一種對每個騎乘(有利)的方式,所謂的有利是一種(選擇)的結果,我們做過太多有傷的案例,面對每一個問題所使用的解決方式「未必」相同,用在方志文的方法未必適合吳炳勳,這是每一個車友可以親身感受到的情況。

 

事實上怎麼樣把設定調到在大數據上對你適合是車友自己必須要努力的事。因為我們只是被動的提供諮詢,如果你做過FITTING之後就成為不見彈,那麼我們永遠也不可能知道你有沒有找出自己的最佳設定。

 

文章是智慧財產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UTUANEE 的頭像
LIUTUANEE

剩騎士與只瘋車

LIUTUAN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